您的位置: 宣威信息网 > 体育

小河弯弯山路曲曲(二)

发布时间:2019-09-14 07:06:58

过了大年十五,董成又融入了民工潮,回到先前那家深圳一中型私企打工去了。收入还算可以,除了每月给家里寄回 00-500元,自己花消也不少,除了开支,还可以落得1000多元存银行,何乐而不为。他也在盘算不可能一直当个小班长就了事,能升一点更好。
再过一个月左右,就是董伟阳父亲六十大寿,可近日来他的身体每况愈下,年前在市里面医院住了近三个月,还是没有多大好转,不堪经济重负,最后干脆出院回家拖病,靠乡村医生打镇痛剂针药止痛,来维系生命。娟子汇回来那点钱,只能是杯水车薪,一家人过得很拮据。
春嫂经常炖点汤来叫伟阳爸喝,补补身体,可他没有这个口福,食道癌只能一点一点直接用管子打进胃里。多病的妈倒可以尝尝,经常头昏眼花,只能在家做点家务,对春嫂这样有孝心的侄儿媳妇是赞不绝口。
伟阳父遗憾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,还差两天就要做大生,偏偏就没有捱到那一天,走完了人生最后旅程撒手人寰。他还有个最大的遗憾,儿媳至今未生育,岂不要断了香火。将就准备做生的东西,操办了父亲的丧事,也算体体面面。

伟阳是个孝子,在父亲离开的日子里,成天陪着母亲,以解老来没伴的痛苦,使其母亲也得到稀许安慰。一晃三个月过去了,这天该烧“百期”(百日死期祭奠),嫁到邻县的两个姐姐(大姐二姐)也回来了,仪式完毕,一家人围坐在一起拉家常。大家一致意见:让伟阳还是出去打工挣钱为好,至于母亲照顾问题,请邻居特别是春嫂多费心,而且两个姐姐也可以经常回来看看。母亲还千叮万嘱儿子要到媳妇娟子那儿去一起干,到大城市去认真检查检查身体,盼望着早日抱孙子,钱挣多少到还其次。
伟阳走的头天晚上,他叫母亲早点睡,自己有事出去一趟,可能要晚一点回来。
“当,当当…;当,当当…”
春嫂听到这熟悉的敲门声,“一快两慢”,穿着一条短裤马上把后门打开将伟阳让进里屋。
没有开灯,他轻车熟路地摸到床上。一番云雨之后,两人屏住呼吸,窃窃私语。
“这回有好久没来了”
“还不是你男人回来了多事,另外最近为父亲的事情你又不是不晓得”
“你说成哥猛些,还是我?”
“他如果不吃那个伟什么哥,没有你有力扎”
“他还吃那个,我其实不叫阳痿,我叫伟阳,比伟哥还壮阳”
“你不说我也感觉到了”
“我走了,你怎么办?”
“伟弟,我还是舍不得你走!”春嫂似乎在抽泣,声音细细的。
“今后我们也许还有机会的,春”,伟阳在宽她寂寥的心。
……

第二天,董伟阳怀着矛盾的心情,踏上了南去的列车。

5 娟娟秋水

广州东莞市霓裳服装厂,五彩斑斓的布匹像一道道彩虹,流水线不停地转动。娟子身穿一套天蓝色工作服,正在制衣车间紧张地忙碌着。她看上去比在家年轻多了,水色好,眼睛水灵灵的,圆圆的脸蛋生就一副娃娃脸,很惹人喜爱。
她本是贵州黔边地区一个非常偏僻的山区农村人,家境贫寒,发盟(上学)得晚,10岁才上学,18岁读初三时父亲一场车祸死亡,尔后被迫辍学在家劳作。在家她厌倦了那种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出门就爬大山,进一趟城往返要一整天的生活。六年前她跟随亲友外出广西来宾打工,误入传销组织,由于交不出入会费用,一个好心人借了 000元给她,将她赎出来,说另帮她找工作,结果这个好心人是一个人贩子,以8800元价格把她一下卖到四川中部盆地一个比她大近10岁的男人,三天就办了酒席,成亲结了婚。这个男人就是老实巴交,只知道埋头苦干像老黄牛似的董伟阳。董伟阳三十五六才结婚,以前媒妁介绍了好几个,都嫌人太老实,家里又穷,没搞成。这回四处凑钱,拉海账借了5000元总算如愿以偿。
刚结婚那两年,伟阳一点也不敢马虎,拉屎拉尿都要把娟子看到起,唯恐忽然哪一天不翼而飞,岂不鸡飞蛋打了。就是睡觉,一家人总要留一个人清醒,以免一觉醒来,来之不易的金凤凰不见了。
娟子当初也不止一次想到要跑。村子里像春嫂等一群妇人们,手指母怎能往外撇,给她做了不少工作,什么女人就要任命呐,生米已经煮成熟饭呐,伟阳人厚道可以供你一辈子呐。娟子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听着过来人的劝,心里无比痛楚。那些大老爷们倒没有这么心肠好,难得好言相劝,动辄说些粗鲁风凉话:有什么了不起的,山里女人俏得到那里去。有些男人说得更直白:你敢跑,脚杆就跟你打断!
只有书读得多一点的董成是不一样,经常叫春嫂把她接到家里吃饭,给她讲人的生存之道,哪里都要活人,况且我们这些地方条件蛮不错,就是经济条件差一些,有机会也可到外面去发展,人要想开点,云云。娟子倒愈来愈对春嫂一家产生了好感,人在他乡,举目无亲,还有这等真正意义上好心人,倾诉衷肠,得到了无比慰籍。
渐渐地,“嫁鸡随鸡,嫁狗随狗”的思想在娟子的心目中生根开花。
有一次,娟子在一块包谷(玉米)地里施肥,人在里面见不到头,包谷苗郁郁葱葱,一片翠绿。四爷的鼻子不知道怎么这么灵,嗅到娟子的味道,鬼鬼祟祟摸到娟子身边一把将她抱住,在娟子脸上胡乱亲,娟子使劲挣扎,正要发出求救呼声,四爷腾出一只手马上将她嘴捂住,发出呜呜的声音。这时正好路过土边的董成听到有异样的声音,循声望去,地里有一团包谷苗在摇晃,感觉情况不妙,就跑了过去。四爷见有人来,就放开了邪恶的魔掌,反而倒打一钉耙厚颜无耻地说:“烧火(这里指公公和媳妇子间的不正当关系)不烧火,媳妇找到我”,娟子在旁边被吓得早就泪流满面,委屈得一肚子苦水吐不出来。董成气不打一处使骂道:“四爷,你这老不收心的,欺负一个外地弱女人”,并抑制不住顺手扇了老鬼一耳光,“我不是看到你是一个老辈子,非揍你一顿不可”。
老色鬼灰溜溜地跑了,对董成耿耿于怀,搅黄了自己的好事。
“好,好,娟子别哭了,起来”
董成将坐到地上的娟子拉起来,娟子慢慢站了起来,拍了拍裤子上的泥土,理了理凌乱的头发和衣裳,跟着董成缓缓走出地里。
“董成哥,今天多亏了你,不是你我可能没命了。”
“别这样说,又不是外人,挨邻则近(邻居)的。”
“我不知今后怎么感谢你,你是我的救命恩人。”
“今天的事情到此为止,不要捞出去说,你觉得呢?”董成考虑到诸多因素,还是不把今天发生的事情摆(讲)出去为好。
“嗯,我也是这么想的,多丢人喏。”
“以后要小心点,村子里光棍多,法律意识又差,好汉不吃眼前亏嘛。”
五月的太阳火急火燎,院子里的公鸡扯长脖子在那里声嘶力竭:咕咕咕…,此起彼伏。大黄狗躺在路边大树下,一动不动,任凭收工的人们从身边走过,一声不亢。

中午12点,下班铃声响了。娟子边往食堂走一边掏出手机来开机,又去排队打饭,“滴滴…”,“滴滴…”“滴滴…”一连响了三下,有三个未接短信。她正准备拿出来看时,队排拢了,就赶紧将餐具递上,打好饭菜选了一个靠边的餐桌坐下,边吃边看短信。
是三个同一熟人发的:
“娟,明天又该耍月假了呗?”
“我怪想你的,亲亲。”
“这次过来,我带你去申港欢乐谷去耍。”
娟子一时不知所措,心想明天伟阳就要来了,我怎么给他回短信呢?这几年娟子实在也不容易,一个月挣1500多元钱,娘家和婆家分别要寄几百元钱,自己所剩无几,一个不到 0的女人,也算有几颗麦子(有一定姿色),孤身在外,特别是当今时代,靠辛勤劳动维持生计,而没有去靠姿色挣大钱,让自己丈夫吃软饭过日子。
打工一族,孤男寡女,真的是难耐寂寞。
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,娟子一看是心中的他打过来的,她快步走到食堂一角落,按下了绿键接听:
“喂,娟娟,你怎么不回我短信呢?”
“陈哥,你听我说,我刚开机,正在吃午饭,况且……”她打了一个恩滕(停顿),
“况且什么?你莫调我胃口嘛”
“我丈夫明天要来”,对方听到这话犹如晴天霹雳,好一阵才说话。
“他怎么来了,不会呆多久吧?”
“可能时间比较长,他也是来找活路做的”
“我舍不得你”
“我也是”
“还有机会吗?”
“应该有呗”
“我愿意等你一万年,拜拜”
“拜拜,陈哥”
刚挂机,不知道什么时候同寝室的小雪在偷偷听说电话,嗲声嗲气地学着说:“拜拜,陈哥”,又问道:“陈哥是谁哦?”
娟子用手拍了一下小雪的头,故意诙谐地说:“死丫头,是我的梦中情人,你舒服了嘛!”

共 472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世俗的人心,命运的波折,谁又能把握的了什么呢?每个人都拼命地想挣脱些什么,可最终的一切都显的苍白无力,且是徒劳。娟子也许在试着挣脱,可最终又将会是怎样呢?期待下文,语言流畅,描述生动。问好作者!谢谢你的来稿!欢迎继续投稿!【编辑:雨夜泣无声】
1 楼 文友: 2009-06-17 2 :48:56 小说语言生动活泼,文笔流畅,写出了打工者的辛酸苦辣,期待下文~~~~~~~~小孩上火吃什么药
卒中患者如何康复
小孩半夜流鼻血是什么原因
止泻的最快方法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