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宣威信息网 > 历史

寡廉鲜耻莫此为甚

发布时间:2019-10-16 20:47:55

寡廉鲜耻 莫此为甚

针对机要费案侦结报告,陈水扁日前扬言,只要司法在一审判决吴淑珍有罪,他就会下台一鞠躬,这一说法听似光明磊落,实际上却是表明他目前绝不下台,将会顽抗到底,令人不得不痛心台湾何其不幸,竟然会出现如此寡廉鲜耻的元首!

陈水扁在电视黄金时段召开会,以“向人民报告”的方式,全盘否认台北地检署11月3日公布的起诉书,并点名抨击承办机要费案的陈瑞仁检察官,质疑检方的起诉书“是否符合逻辑、经验法则?”此种作法,俨然形同陈水扁“总统、律师、被告”三位一体,公开向司法挑战,不仅有失国家元首风范,更逾越宪法体制分际。

归纳陈水扁的辩词,主要不外乎“他自己薪水都愿减半,怎么会去贪污小钱?”、“由于秘密外交经费不够,才会动用机要费”、“机要费有诸多疑义,使用纵有程序瑕疵,不能说是贪污”,总而言之,在陈水扁的口中,目前机要费案种种问题,都是因为制度不明、认定不同、程序瑕疵所致,他本人不只无罪,而且十分委屈!

这些说法,乍听之下似乎都冠冕堂皇,不无道理,但仔细研究,完全都是强词夺理,既没有逻辑上的必然因果关系,也违背法令的规定!例如,陈水扁宣称,他连薪水都自愿减半,怎么会贪一千多万的小钱?

试想,小偷如果讲:“我家这么有钱,我连国产车都看不上眼,我怎么会偷钱?”强奸犯如果说:“我家有漂亮太太,我都没兴趣,我怎么会强暴小女孩?”法官会相信这样的辩解吗?当然不会!法官一定是看有没有偷钱和强暴的直接证据来决定。

陈水扁的机要费亦复如此,检察官着重的是吴淑珍到处搜集发票,诈领机要费,而这些发票都与机要费法定用途无关,这种贪污的事实,才是问题的症结,陈水扁却避重就轻,既不谈机要费为何可以买名牌珠宝馈赠给自己的太太,也不说明涉及贪污的1480万元部份的流向。

再者,陈水扁强调动用机要费是做“秘密外交”,可是我们的“外交部”和“国安局”明明都有相关预算,而且每年还有剩余,为什么还需要动用机要费?甚至还要靠“总统”私人借贷支应?为什么吴淑珍都是在“秘密外交”事件发生前就持发票提领机要费?

这些既违法又不合常情的做法难道说得通吗?更何况,所谓“甲君”从事秘密外交领据,马永成、曾天赐等人都坦承并无其事,纯属虚构,主要是配合伪证,陈水扁竟然还好意思指责检察官泄密,充分显示他已经完全不知羞耻为何物!

至于说“一审判决就下台”的宣示,基本上也是空包弹,因为依司法院规定,一审办案期限固然是一年四个月,但这是行政规定,逾期结案并不违法,陈水扁的律师只要略施手脚就可以拖个一、两年,届时陈水扁早已下台,根本就没有实质意义。

老实说,陈水扁如果真的光明磊落无惧调查,就应该先行请假,暂停行使职权,静待司法判决,相信司法在社会的高度期待下,也会毋枉毋纵,速审速结,只要判决吴淑珍无罪,自然可以还陈水扁清白,否则他继续恋栈,纵然可以苟安一时,终必鎯铛入狱!陈水扁能不三思?

来源:台湾《中央》

处女座
VR
饮品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